關於部落格
  • 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30公里返老家烏坵之路 高亞美65年走不到

秋節過後,湄洲島被「解放」,昔時的時空環境,對一個才十四歲的孩子,「回家」的確是弗成能,在湄洲他成了孤立的邊緣人。

這個選擇像把芒刃,一刀造成親情兩隔。

烏坵不該是一九四九年的隱諱,不該是兩岸三通被遺忘的孤島。

高亞美降生在島上歷史悠長的燈塔家族。一九四九年中秋,弟弟溜回烏坵看望父母,他選擇留下念書。

只會講比溜話(湄洲話)的高亞美,沒有怨天尤人,感受「一切都是命」。

這道鴻溝,直到卅年後,他的母親踏上湄洲島才化解。

隸屬金門的烏坵,原是大陸湄洲島的自然村,島民多來自湄洲,最早只有五戶人家。她說,而今兩岸交流頻繁,為何不克不及開放「人道投親」,圓一個老人家終其平生的胡想。

高丹華透露顯露,為了這些烏坵父老,她曾向立委柯建銘辦公室陳情,但願幫老人家圓夢,柯找來各單位協商,卡在軍方分歧意,至今無解。

現在,高亞美只有一個微賤心願,但願有生之年重回烏坵,看看田園、祭拜父母。

侄女請命 盼人道投親

買通漁民 只為見胞弟

因為喜歡讀書,十四歲那年,他與弟弟結伴到湄洲上私塾,他記得很深切,那時念的是「幼學瓊林」這本書。

一個選擇 親情兩地隔

軍事管束 似近卻遙遠

兩岸軍事僵持,湄洲家戶都很慘,高亞美雖有親戚在湄洲,卻無力救濟,只能有一餐沒一餐的度過,「活著就是一種榮幸」。母子相擁淚別,這是母子闊別四十年,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碰頭。

高亞美回想母親因他入贅不肯抵家中略坐;母親離去那天,他到船埠相送,母親示意要他扶著進艙,入贅被曲解的心酸在這一握間化開。

湄洲到烏坵單程距離只有卅多公里,但人為阻隔,烏坵至今被列為軍事管束區,這卅多公里的距離「似近還遠難見終點」;高齡已八十歲的「望鄉人」高亞美,還有多少餘光,守候返鄉圓夢的此日?


以下文章來自: 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30公里返故鄉烏坵之路-高亞美65年走不到-192300101.html這本書成了他撫平鄉愁的撫慰。高亞美把書念完的決定,「延遲」半世紀終得實現。

高亞美平生困阨,皆因「幼學瓊林」而起,前年侄女高丹華前往大陸「探親」,特意買了本「幼學瓊林」給他。

高亞美的遭受並非烏坵島上的特例,昔時和他一樣淪為異鄉邊沿人的學生,歲月淘洗,目前只剩四人還在眺望大海一嶼痴等;他們的故事是時期悲劇,卻未必是小人物難以改變的宿命。

六十五年前,十四歲的高亞美帶著家人期望,到湄洲島肄業;一夕間山河變色,成了流落「異域」的邊沿人;六十五年了,盼願歸鄉的少年已白頭,照舊只能在記憶裡捕捉故裏烏坵身影。

廿四歲那年,為了生涯他入贅,這決意在那時保守的年代,讓他不見容於家族。

這一別,讓高亞美思鄉情再次被勾起;幾年後,他打通漁民載他出海到烏坵,事前約好的弟弟高金振,一在礁岩、一在漁筏隔空對話;這是兄弟唯一一次碰頭。


引用自: 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30公里返故鄉烏坵之路-高亞美65年走不到-192300101.html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